校史与大学文化研究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星汉灿烂>>交大英才>>正文
江泽民回校记
2016-10-31  点击:[]

 
 贾箭鸣
 
       江泽民同志1989年6月担任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后,曾有4次回到母校西安交通大学。除第一次外,其他3次笔者都作为学校工作人员在场,有2次记下了当时的一些情况,并事后在媒体发表纪实报道。本书兹照录如下,文中小标题即当年发表时的原文题目。
 
       总书记的嘱托
 
       晴空万里的1993年6月15日,是交大人又一个幸福的日子。这天上午8点刚过,晨晖中,和风里,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蓊蓊郁郁的校园,神采奕奕向我们走来。啊,是总书记,是我们的江泽民总书记!
       逸夫科学馆门前,总书记含笑接过林园同学的献花,与在场师生亲切握手。他第一个紧紧握住的,是赵富鑫老教授的双手,端详着这位可敬的物理学前辈,向他问好。
       此刻,人们油然想起1989年9月13日,总书记回母校时搀扶严晙晙教授上楼的情景;也忆及他在上海工作期间多次去华东医院看望钟兆琳先生的往事……我们的总书记,国家主席,他对曾经培育自己成长的母校始终怀有深厚的感情,对老师们怀着深深的敬意,对青年学生则寄予殷殷深情和无限的期望。
       这次总书记来陕考察,日程很紧,6月15日当天下午且有重要外事活动。可总书记牵挂着母校师生和一草一木。登机返京前的两个小时,他不顾连日劳累,赶来了母校。随同总书记来校的,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书记处书记温家宝同志,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傅全有上将,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曾庆红同志,国家计委副主任曾培炎同志,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滕文生同志,以及省委书记张勃兴同志,省长白清才同志等。
       总书记走进明亮的科学馆大厅,在斑斓昳丽的汉天象图壁画前,与大家合影留念。
       来校之前,总书记从潘季、蒋德明同志写给他的信中,获知交大将建造学生活动中心。他欣然题写了馆名:“思源学生活动中心”。在接待室里,又挥毫补署了江泽民三个字及日期。
       当总书记走上二楼,步入会议室,师生代表们纷纷离席鼓掌,争睹丰采。总书记双手频频致意,亲切地招呼大家:请坐,请坐。
       潘季同志向总书记及中央领导同志汇报了交大的工作。
       潘季同志很激动。他说,总书记三年中两次来校,这是西安交大莫大的光荣,是对师生员工的极大鼓舞。西安交大这三年多的变化是很显著的,学校通过深化改革,为今后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近几天学校正在开教代会,群策群力,认真贯彻《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要争取尽早进入“211工程”,以优异成绩迎接100周年校庆,朝世界著名大学的目标努力。总书记来了,大家更加振奋,都盼望总书记多给我们讲讲,多提要求,我们好好干。
       潘季同志,以及相继发言的陈学俊教授、郑南宁教授、研究生会主席王军杰,都热切地表达了交大师生一个最大的心愿:1996年,一定请总书记到西安来,与母校师生、校友共庆交通大学百年大典。
       总书记面前大家有多少话要说啊!学部委员陈学俊教授回顾了几十年来交大人开拓进取、扎根西北走过的路。他说,今天我们仍然葆有当年那种热情,那股劲头。我们深知,只有下定决心把大西北、大西南搞上去,我们的国家才能够真正腾飞起来。归国留学博士郑南宁教授畅谈了交大中青年教师的志向。他告诉总书记,交大的年轻一代正在努力接好前辈的班,要使交大的明天更加充满希望。
       总书记专注地倾听了大家的发言。他还曾征询蒋校长是不是也讲几句。
下面是总书记的一席话。这些话,饱含深情,真挚恳切,十分鼓舞人心。
总书记说,今天起个大早赶来一下,是要看望大家,问候我的师长。很不幸的是,我们的老师沈尚贤教授最近故世了。今天他的妹妹沈德贤教授在,请你转达我对老师亲属的深切慰问。
       总书记动情地说,我们中国一向有敬贤尊师的美德。对老师,不管你学生的职务到了什么程度,都是要执礼至谨的。我从来见到老师都很尊敬。我相信啊,如果我们全社会都坚持这样一种风气,叫做“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我们这个国家是大有希望的。
       总书记回忆了当年沈尚贤教授讲过的照明学,并作了今昔的对比。他说,仅从电力、电子技术看,这几十年世界科技的发展真是日新月异。今天我们集中精力搞经济建设,关键是要狠狠抓住科技第一生产力。科技政策很明确,叫做“稳住一头,放开一片”。就是要使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技术开发各得其所,既推动科学事业的发展,又使科学研究能够面向经济建设。
       总书记说,科技第一生产力与我们的大学是分不开的。交大应该说是我国有名的最高学府,在理工方面也可以说是世界闻名。以前我们做学生时都叫交大是“中国的MIT(麻省理工)”。一个大学形成这样的基础不是一天两天。交大1996年就到100年了,它是多少年形成的基础啊!
       他说,从刚才几位同志的发言中可以体会到,我们的大学也是有困难的。搞科研,建实验室,有资金的问题。同时还有个知识分子的生活待遇问题。党中央、国务院正在作积极的努力,尽可能从各个方面为大家创造好的务件,绝不会老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但是也还要看到我们现实的经济发展水平,也还需要有长期努力的思想准备,要有艰苦奋斗的精神。我们的学校老师,献身于崇高的教育事业,有很大的事业心,是高尚的。对于我们每个同志来讲,包括我们的学生,都要有远大的理想和强烈的事业心。一方面是国家积极创造条件,一方面是同志们的不懈努力、艰苦奋斗精神的发扬,这两个东西结合起来,经过我们的共同努力,就能够把我们国家的现代化建设尽快搞上去。
       总书记结合考察中的观感,对于继承和发扬优秀传统文化作了生动、深刻的阐述。他说,作为一个中国人,到陕西、西安来,包括到甘肃、敦煌看看,确实会感受到中华民族的骄傲,会产生一种强烈的自豪感。我们灿烂的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啊。我们民族的智慧是了不起的。我们绝不能妄自菲薄。
       总书记勉励大家以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扩大改革开放。他有力地挥动手臂说,我们的军歌“向前、向前、向前”,就是要前进,大踏步地向前进,而绝不能后退,退到那个老路上是没有希望的。国家总的形势是很好的,发展过程中也会出现一些问题,通过深化改革完全能够加以解决。现在全世界都看着我们,我们将以自己的行动作出回答。
       总书记说,我要讲的很多,但该“起锚”了,只能说到这里。我衷心地祝愿我们的母校在各个方面都取得很大成就。我还特别要请刚才发言的这位同学,以及献花的同学,转达我向我们一万二千名同学的问好。
       总书记慈祥亲切地看着面前几位学生代表,语重心长地说,我总是说,人的时光是不能再回来的。我非常羡慕大学的生活。同学们现在有这样好的一个环境,跟过去交大在上海时不好比啊。你们这个地方苍松翠柏,一片青翠,环境是太好了!在这样的环境里,应该出智慧,应该产生新的科学家。衷心祝愿你们这一万二千人把学习成绩搞得更好。
       最后,总书记祝各位老师身体健康,尤其祝愿那些耕耘一生的老教授健康长寿。
如涛如潮的掌声中,师生们簇拥着总书记走出会场,每个人都是那样的依恋不舍。王秋旺、王军杰、宋正大、林园、郭群丽、陈晓荣同学,又得到一次与总书记幸福的合影。林园同学摘下自己的校徽、校庆纪念章送给总书记,总书记高兴地接受了。
       总书记在人群中看到已故钟兆琳教授之子钟万劢,又一次深情地谈起了钟老。他说,钟老住院时还捧着书在念日语。快九十岁的人了啊。他的精神很值得我们学习。
九时许,披洒着金色的阳光,总书记的车驶离了校园。人们挥手相送,兴奋地交谈着,久久不肯散去。那飞扬的神采,那温暖的话语,那恳切的嘱托,将永远珍藏在交大人的脑海中,将化为西安交大昂首阔步走向未来的巨大精神力量!
 
       丹心相印  情系未来
 
       江泽民,令我们倍感亲切的一位前辈学长,我们交大人每每以自豪口吻提及的划时代人物,2009年7月2日再度走到交大师生当中来,给我们留下一段新的故事。
       这是暑天中一个炎热的下午,15时许,稳稳停靠在科学馆门前的这辆面包车,给人们心灵深处带来润爽的清风。目睹我们的江泽民学长——作为交大人,这样的称呼应该是最亲切的——面带笑容,以浑厚嗓音问候大家,走下车来站到大家面前的那一刻,笔者脑海顿时出现了曾经亲历过的相同场景:1989年9月13日上午的老行政楼门前,1993年6月15日早晨的科学馆门前,2002年3月31日下午的科学馆门前……
       岁月如歌,在江泽民学长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期间,我国相继启动“211”、“985”建设,推开了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而母校西安交通大学有幸成为他视察次数最多,关怀至殷的一所高校。记得1989年9月13日,他担任总书记后走进的第一座大学校门就是西安交通大学,那种相拥故园举校开怀的情景,鲜明如昨,历历在目。而犹不能忘记者,“他在行政楼走廊看到当年的老师严晙教授手柱拐杖走过来,立即上前搀扶他,两人会心的笑容感染了在场所有的人。”(见拙作《交大之树长青》第137页)到现在整整20年过去了,我们体味到的依然是那份厚重如山深邃似海的交大情怀。
       屈指算来,这次江泽民学长走进西安交大校园,20年中已是第四次了。陪同来校的有贾廷安上将,省委书记赵乐际,省长袁纯清,以及著名电力专家徐嘉诰等。
与前几次一样,来校首先要见老师。87岁的蒋大宗教授现在是唯一健在的授课老师了。“你精神抖擞啊!”江泽民学长欣慰地笑道。年事均高的师生两人紧紧握手,彼此打量着,开怀畅谈,并肩追忆往事。在科学馆107会议室坐下来,紧挨江泽民同志坐的,有蒋大宗教授和潘季教授,也有王建华书记、郑南宁校长。在场的还有宋晓平副校长等几位交大的同志。这是回到母校、回交大了啊,那份温馨亲切,那种轻松愉快,实在难以形容而十分令人心动。
       看到会议室的一帧条幅,江泽民学长轻轻读出了声:
     “继往开来,勇攀高峰,把交通大学建设成世界一流大学。”
       这已是14年前,1995年12月,江泽民学长为母校百年华诞所题写的。而在这年10月,中宣部批准命名西安交大图书馆为钱学森图书馆,也是他题写的馆名。1996年3月28日,交通大学百年大典前夕,又是他,把老交大血脉相承的西安、上海、北京、西南四所交大的书记校长请进中南海,勖勉师生,共话未来,阐述我国高等教育面临的“两个转变”——全面适应现代化建设对各类人才培养的需要,全面提高办学的质量和效益;并首次提出了,大学的党委书记和校长应该努力成为社会主义的政治家、教育家。潘季教授时任西安交大党委书记和全国人大常委,与蒋德明校长一起,共同见证了这一难忘的时刻。
       “我还记得会后是在您办公室隔壁用的餐。”潘季教授笑道。
       清茶一杯,情谊浓浓,稍事寒暄,直奔主题。笔者很快觉察到,今天来校既是看望,又是进行学者间的研讨,会客室堪比学术沙龙,几乎所有的话题都紧扣当代科技发展,尤其是能源动力领域科学技术的最新发展。主宾皆学人,大家坐在一起,深入解析问题,放眼展望前景,谈得颇为投缘。江泽民学长告诉大家,近日刚刚走了南北几家大型电力企业,今天上午去了西安变压器厂,印象深刻,接下来还要去一些地方考察。
       “我要请教你们一个问题”,环顾母校的各位教授们,江泽民学长放下茶杯,频频相询:当年在交大求学的那个时代,绝缘体的研究到了何种程度,电压又能达到多少;半个多世纪以来,电压从20多万、30万、50万,进展到80万、100多万,对其前景怎么看,将来还会涉及到哪些关键技术问题,等等。“请你们都讲讲。”他一一点着蒋大宗教授、潘季教授、王建华书记、郑南宁校长来讲,对专家们的学术背景和造诣显得颇为了解。他听着大家的见解,也不时插话介入讨论,一些术语就直接用英文来表述。话题渐渐展得很开,从输电网讲到互联网,从智能技术论及“智慧地球”,从东西部对电力的不同需求,又对比到世界领域的差异,并言及风能、太阳能、生物能……
       从交谈中了解到,许多年来,江泽民学长一直在高度关注能源技术、信息产业等重要领域的发展。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在上海工作期间,就在高校做过有关能源发展趋势和节能措施、微电子工业发展的学术报告。近几年他又深入开展这些方面的研究,形成了《中国能源问题研究》、《论中国信息技术产业发展》两部专著。
       “这两本书我一会儿要送给你们,王建华书记,郑校长啊,潘季同志啊,”他把头转向坐在自己左侧的蒋大宗先生,笑着说:“还有我大学的老师,请你们指教。”
沉思有顷,江泽民学长说,自己在大学里是念电机工程的,因此还在想啊,再写一本关于中国电机工业的回顾。从1879年上海外滩出现电灯,到上世纪之交中国人搞出自己的发电机,中间就经过了很多年。旧中国也不是没有想过发展电力,也送出了一些人去国外培训,可是他们学成后却并没有用武之地。这些人才真正大展身手都是在建国后,他们成为各个电厂的骨干,很多人担任总工程师。在新中国,电力工业得到飞速发展,它的历史进程以及前瞻,都是值得研究总结的。因此一段时间以来,既请了一些专家共同研讨,也在生产科研第一线进行实地考察。
       谈话中他以深情的口吻不断提到当年交大读书时的老师,顾毓琇、钟兆琳、曹凤山、朱物华、张钟俊、朱麟五、严晙、沈尚贤……
      “我插一句,”蒋大宗教授告诉说,今年是沈尚贤先生100诞辰,学校已经安排在本周日,也就是7月5日举行纪念活动。
       “100周年?”江泽民学长问道。
       “是啊,他是1909年7月出生的。”
        江泽民学长点点头,回忆说:“沈尚贤教授教我照明学。”
       作为弟子和助手,蒋大宗教授曾在沈先生身边工作很多年。他回顾道,迁校后,在沈尚贤先生推动下,交大建立了工业电子学专业,开创了强弱电结合的新领域。
江泽民学长非常敬仰这位前辈老师,他说,沈尚贤先生早年是在德国深造的,出身西门子。
       “是啊,所以他就有一句话,他要办出中国的东门子!”蒋大宗教授以极为崇敬的口吻说。
       “办东门子。”江泽民学长若有所思,轻轻讲出了这几个字。
话题转到蒋大宗教授身上,江泽民学长高兴地说,我看你健康状况很好,气色各方面都好。
       蒋大宗教授笑道,我是搞生物医电的,与医生接触比较多,如何对待疾病可以听到正确的意见。
       王建华书记介绍说,在我们国家实现电子技术与生物技术、医学相结合,蒋先生是发起人。在他主持下,西安交大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深入开展生物医电研究,建成的学科专业是国内最早的,成就突出。
       江泽民学长与蒋大宗教授就当前医电的发展进行了简短交流,当听到蒋先生介绍的有关科技产品指标时,江泽民学长说,了不起啊。
江泽民学长把题了字签上名的两本专著,分别赠给蒋大宗、潘季、王建华、郑南宁教授。赠予蒋大宗教授的那两本,笔者上前看了一下,均有请予阅正之类的词句题在扉页上。
       江泽民学长与蒋大宗教授、赵乐际书记、袁纯清省长,以及潘季、王建华、郑南宁同志合影留念,并挥毫写下“江泽民,二00九年七月二日于西安交大”。
       前不久,在113年校庆前夕,交大师生以投票方式推举钱学森、张光斗、吴文俊、徐光宪、江泽民(以毕业年代为序)为最受崇敬的西安交大校友,学校随即做了授予称号的正式决定。今天,就由郑南宁校长代表全校师生和全体校友,将镌刻着江泽民学长头像,书写着“授予江泽民学长:西安交通大学最受崇敬校友”的荣誉证,呈送给江泽民学长。而江泽民学长则讲了表示谦虚和感谢的话。
接着,王建华书记、郑南宁校长分别将西安交大出版的《百年回眸——中国电气工程高等教育100周年》、《百年足迹——西安交通大学110年》两部图书赠送给江泽民学长。他就站在那里一边听着介绍,一边翻阅起来,兴致颇浓,高兴地说,我回去要好好看看。
       送行到大厅中,潘季教授说,希望江泽民学长今后多来西安交大。蒋大宗教授说,希望您也能多关心点教学,有空的话来这里听听课,看看实验室。江泽民学长频频点头说:对,对。告别时,他与蒋大宗教授紧紧握手,互道珍重。
       在科学馆门口,江泽民学长见到了许多南洋书院的学生和老师。热情的同学们纷纷问好,大声喊道:“江主席好!”“欢迎江主席回母校!”江泽民学长停下脚步,向大家挥手致意,高声说:“大家好!”“你们好!”
       此刻笔者就想,我们的老师和同学们一定都还记得江泽民学长在西安交大校园讲过的许多话,特别是早些年就在这里,在科学馆207会议室面对几位同学所讲的:“我总是说,人的时光是不能回来的,我非常羡慕大学的生活。同学们现在有这样好的一个环境,跟过去交大在上海时不好比啊。你们这个地方苍松翠柏,一片青翠,环境是太好了。在这样的环境里,应该出智慧,应该产生新的科学家。”
汽车驶离了校园,但故事还在继续。就在第二天,学校收到一份至关重要的函件:


 
西安交通大学:
        近日来西安出差,得悉西安交通大学七月四日将为沈尚贤教授举行百年诞辰纪念活动。我因明日离开西安,特致电表示怀念之情。
       沈尚贤教授曾是我的老师,他勤恳育人的崇高风范是我们后人之楷模。
                                                                                                         江泽民
                                                                                                  二00九年七月二日


 
        举校倍感鼓舞之际,7月4日上午又得到更大的惊喜:江泽民学长为沈尚贤教授百年诞辰题了词!
        笔者是在思源学生活动中心毕业典礼现场,经校长助理宫辉通知,看到刚刚取回的江泽民学长题词原件的。此时这里正在隆重地授予同学们毕业证和学位证,流苏飞扬,青春闪亮,师生开颜,一片欢腾。而这件珍贵的题词,则使我们更加真切地体会到饮水思源、尊师重教、崇尚知识、精勤育人的深远涵义。


 
        沈尚贤教授百年诞辰
        举家西迁高风尚
        电子领域乃前贤
                                                                     江泽民
                                                           二00九年七月三日


 
        这幅题词是书写在宣纸上的。同时还有一封用毛笔写就的信札:

 
大宗并建华南宁同志:
         对尚贤教授百年诞辰纪念活动,昨已发电表示敬意,总觉言犹未尽。我即将离开西安,现书赠对联一首。
        举家西迁高风尚
        电子领域乃前贤
                                                                      江泽民
                                                           二00九年七月三日晚


 
       笔者以为,这不但是写给已故著名科学家沈尚贤先生的,更是写给西安交通大学,写给所有交大人的。题词中的“举家西迁高风尚”,致电中所指出的“他勤恳育人的崇高风范是我们后人之楷模”,弘扬了百年交大特有的精神,揭示了沈尚贤先生等老一辈交大人伟大的思想境界,令师生员工深深为之感染振奋。
 
      两文分别记于1993年6月15日、2009年7月4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