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史与大学文化研究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史册新页>>思想交大>>正文
【纵论交大精神】传承和弘扬“传帮带”的优良传统
2017-01-11  点击:[]

       从1987年作为一名大学生迈入西安交大,到1996年成为一名教师留校任教,回顾我这30年的成长经历,离不开能动学院老交大人言传身教、立德树人的“传帮带”。如今作为一名党员,我有幸身处能动学院热流党支部,这是一个党员比例高、优秀人才多、青年教师党员多的“传帮带”学科团队,拥有着同样的目标和追求:传承和弘扬“传帮带”优良传统,立德树人奉献教学科研第一线。

       作为在热流中心“传帮带”成长起来的一名教师,我体会最深的就是热流党支部一直与行政班子密切配合,经常利用业务及政治学习的机会,强调老中青结合的优良传统,每位青年教师在留校之后都有经验丰富的老教师在教学科研及人才培养方面指点迷津。

陈大燮教授指导青年教师备课

       在陈大燮、杨世铭、陈钟颀、刘桂玉等前辈教师的教育与熏陶下,经过陶文铨、刘志刚、吴庆康等老教授的不断传承,热流中心的“传帮带”优良传统得以代代相传,形成学科老中青领军梯队。2007年,我所在的热流中心在2007年获批国家级重点学科、2012年建设热流科学与工程教育部重点实验室,2016年又立项筹建热科学与工程国际合作联合实验室等里程碑式的事件,都与热流中心一代代人“传帮带”的努力密不可分。

       正是在这样的“传帮带”氛围中,团队很多年轻人都迅速成长为团队中坚力量,并形成一种优良传统,让言传身教、立德树人“传帮带”的精神永存。我个人的成长就是得益于热工教研室许多前辈学长的热心帮助和指导,特别是对我产生重要影响的两位前辈令我终身难以忘怀,时常激励我如何传承和弘扬好老一辈“传帮带”优良传统。

       一位是已故的陈钟颀教授。记得我刚留校之后,非常有幸作为助教跟随陈老师讲授本科生《传热学》课程。陈老师幽默风趣、生动活泼、条理清晰及重点突出的授课风格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在我上课初期他一直随堂听课,之后就我讲课的全部细节,包括授课内容的严密性、板书的布置乃至讲话的语速等,他都一一进行点评,使我在较短的时间内度过了本科教学关并成为教学骨干。

陈钟颀教授在学术论坛上发言

       记得陈老师曾不止一次地跟我说过,“教学法是一门艺术!”,这句话对我影响深远。他一贯强调物理概念的理解和批判性的思维方式对工科学生的重要性,并告诫我们研究做得好不等于就能把教学工作做得好,应该不断钻研教学方法,积极引导并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在陈老师的熏陶下,我在本科生《传热学》的课程教学当中,时刻注意如何调动同学们的学习积极性,特别注意收集将传热学的理论知识与工程实际和日常生活联系起来的例子,激发他们的好奇心与学习兴趣,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他经常跟我一起就教材中的某个细节问题展开激烈的讨论,甚至在1999年退休之后依然如故。就在他逝世前的几个月,还通过电子邮件跟我讨论教材中描述强制对流换热的格林尼斯基公式的适用范围,直到把这个问题弄明白为止。他的这种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精神使我受益终身。

       另一位是我的导师陶文铨院士,他对我的影响深远,润透至我人生的“三重境界”。首先在我的学生时期,1989年他教我们“传热学”,陶老师所倡导的兴趣小组一直是因材施教的很好例子。他的人格魅力使我毫不犹豫地选择攻读工程热物理专业的研究生,并进入实验室参与科研。陶老师经常和我们一起做实验、啃面包,夏天和我们学生一起,亲自给我们切西瓜,经常在出差路上备课,在病床上给我们修改论文。他所倡导的“勤奋、进取、求实、融洽”的团队精神一直激励着我们一代又一代的陶门弟子。尽管1996年博士毕业时,很多人习惯性选择“孔雀东南飞”,但我依然义无反顾地留校任教,至今无悔抉择。

       其次是在我的青年教师时期,陶老师在教学和科研方面对我不断激励。记得1998年推荐我去香港城市大学进修,不仅解决了我的经济困难,同时令我大开学术视野。他还积极推荐我与学科知名教授及企业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正是陶老师的精心培养和无私提携,让我有幸在2001年就破格升为教授,并成为学校首批腾飞人才特聘教授。我所在的热流中心一直承担着学校“传热学”“工程热力学”“流体力学”等大面积基础课的教学,多年来在他的指导下,中心教师都将教学与科研的关系处理得非常好。

陶文铨院士与青年科研人员探讨学术问题

       第三重境界是我作为教授之后,陶老师在我们团队内倡导“大集体、小自由”对我启发很大,他总是鼓励我们成为教授之后必须要独挡一面,并且有自己的研究特色。因此这些年来,我所在的研究小组在面向国际学术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及国民经济主战场等方面,也取得了如2015年度国家发明二等奖等一些成绩,我本人也分别在2010年获得国家杰青资助,2012年受聘长江学者。

       能够在教书育人中,传承一代代交大人的优良传统,坚持做到四个统一:教书和育人相统一,言传和身教相统一,潜心问道和关注社会相统一,学术自由和学术规范相统一,我想这应该就是我们教书育人的最高境界。

王秋旺教授指导研究生科研

       教育的真谛在于将知识转化为智慧,将文化积淀于人格。无论何种境界,我们都不能忘记教书育人的天职,在学业方面,恪尽职守,做一名合格的良师,在生活方面,坦诚相待,做学生贴心的益友。

注:本文根据作者在全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发言整理

作者: 能动学院 王秋旺
编辑: 力 行

关闭